998g建筑装修真人线上ag|注册网总经理修缮常家族谱
2017-11-28 浏览 头条资讯
? ? ? ?常宝,今年63岁,泰州市姜堰区白米镇昌桥村人,他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。
昌桥是我们始祖应宗公元未明初从苏州迁徙到泰州的最初落脚点,也是我们延令东常氏的发源地。

? ? ? ? 去年11月30日,我们寻亲组三赴白米镇时,遇上了常宝,通过老谱比对确认我们是同根同宗的一家人。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常宝,冥冥之中常宝似乎也在等待着我们。微信中,他儿子常庆永告诉我们:“我爸是一个热心人,从小就给我讲我们常氏家族的迁移史,如何定居昌桥,之后又为何分居各地。你们这次的举动也算帮我爸圆了他一个梦,我们子女也挺感激你们的。”
? ? ? ? 当我们邀请常宝当向导一起寻亲时,没想到他满脸笑容,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们,成了我们寻亲组中的一员。他是一名乡村牙科医生,对当地情况十分熟悉。当天,他去诊所跟同事简单地交待了一下,就跟我们一起踏上了寻亲之路。
? ? ? ? 车上我们边走边聊,常宝给我们说起了昌桥,原名昌常桥,传说明朝我们常家有一位在江西做官,回家探望母亲。母亲说没有看见过金銮殿是什么样子。儿子是个孝子,为了满足老母亲的心愿,就请工匠仿照金銮殿的模样,造了个小型的金銮宝殿,由于奸臣告密,招来了杀身之祸,满门抄斩,138口冤死刀下。埋在一个坑里,形成一个很大的土堆,即大肚坟。当时,常氏族人犹如惊弓之鸟,吓得四处逃命。从此,常家人隐姓埋名,形成白米支常氏分散各地的局面。此后的数百年,还经常闹鬼。也许是由于大肚坟事件的缘故,在前五次的修谱中也很少留有地址,再加上时间跨度大,给我们这次续谱带来了非常大的难度。
? ? ? ?在之后的寻亲中,老人们都说在文革之前,每逢清明我们常家人都从四面八方聚到大肚坟祭拜先祖。因此,大肚坟这一传说是真实可靠的,无奈只是没有文字记载罢了。
我们首先到了离白米不远的大伦镇,找到了一位95岁的老大爷,但他只知道是从泰兴古溪北常桥回流的,其他情况不太清楚,可是从老谱上反复查找,就是没有找到相关有用的信息,寻亲组只好带着失望离开了.......
? ? ? ? 今年端午节,我们四上白米,可这次没有前几次幸运了,由于一些家人不信任、不理解、不配合,几乎是无功而返。续谱一时陷入了僵局。我们一直在想白米支常氏族人居住如此分散,光靠寻亲组寻找恐怕很难奏效的,必须在白米找到一个领头人。于是,我们还是想到了常宝,我们电话联系后,常宝谦虚地说:“我试试看吧!”
? ? ? ? 于是,他第一站还是先上大伦镇,因为他觉得这一块跟我们肯定有着某些联系,他从老谱上祖茔所在地入手,经过多方打探,在祖茔附近找到了一位102岁的老太太,老太太耳聪目明,她竟说出这座祖茔就是大伦这一块的,因为建设需要,这座祖茔必须牵址,是这位老太太去大伦通知这户人家的。随后他又来到大伦,找到了上次遇到的那位95岁的老大爷,核实此事,提到祖茔,这位老大爷经过回忆确有此事。再与老谱比对,终于确认了就是我们一支的。因为常宝文化水平较低,登记有困难,他就请大伦的常宝龙帮助登记,解决了这个难题。为了大伦镇这一块,三个村大伦村、响堂村、三元村,他就往返了不下十多次,续上了124人。之前所说这一块是从泰兴古溪回流的,这只是一种讹传。
? ? ? ? 今年夏天,通过查阅老谱和打听,得知白米镇和平村倪家庄有我们的宗亲,他又冒着四十度左右的高温前往倪家庄寻找宗亲。由于续谱间隔已有九十四年,时间太长,一些家人已经弄不清祖辈的名讳及关系了,常宝不厌其烦,帮助寻找知情人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,终于确认了这一支就是万春、万宏、万荣及万林的后人,并请常凤明老先生进行了登记。
? ? ? ? 在这短短几个月里,他不辞辛苦地走访打听,他又分别找到了昌桥村十六组、拜官村二组、白米街道、大伦镇麻墩村豆庄组,还有海安县曲塘十七组、李庄江桥二组等地的宗亲。
? ? ? ? 今年国庆节,10月3日,我们寻亲组百忙中挤出时间,五上白米寻亲,3号这一天,常宝全程陪同我们寻亲,我们上马沟、赴娄庄、去马寨,一路奔波,一路询问。翻老谱,找宗亲。下午,去海安县曲塘镇,与事先约好的常俊、常荣凤见面,进行老谱比对,一直到忙到晚上11点多才回到家。虽没有实质性收获,但每到一处都受到常家人的热情款待。
? ? ? ? 10月8日,常宝因冠心病引发中风住进了医院,当我们得知消息后才知道,他原来患有冠心病,一直是带病坚持寻亲。我们打电话给他时,他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亲怎么办?我们先是安慰他安心养病,寻亲的事情以后再说。经过治疗,他的身体有了明显好转,他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身体好转后,他又踏上了寻亲之路。
? ? ? ? 11月22日,他先后去了张甸镇,沈高镇后堡村等地寻找家人。到了晚上5点多钟,他又去了白米镇杭家铺村常宝富家打探情况。我们本想请常宝富的儿子常兴华抽空去娄庄镇寻找家人,没想到常兴华也是一位热心人,说去就去。开车带常宝去娄庄镇海洋村找常有根。常有根,之前我们已经联系好了,后来由于某种缘故,思想突然有了波动,跟我们失去了联系。常宝听了心里着急,马不停蹄地直奔常有根家,说服了常有根,并连夜登记他们一块的资料,整理好已是晚上9点多了。之后,再开着电瓶车回家,回到家已经很晚了。我们虽不在现场,但整个过程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。常宝是一位非常执着的人,为常家人的事,东奔西走。我们真的非常感动,也非常担心,担心他的身体,担心他的安全。
? ? ? ? 为了修好常氏宗谱,常宝的这种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,值得我们每个常氏族人学习!其实,在续谱的过程中已经涌现出了许多像常宝这样的家人,远的不说,就说最近的,海安县曲塘广电中心的常俊、白米大学生村官常浩,他们虽不是我们同一支的,可他们同样能放弃休息为我们献计献策,为我们寻找宗亲,出资帮我们印登记表格,招待我们的家人,真的出了不少力,用他们的话说,“天下常氏一家亲,一笔写不出两个常字。”
? ? ? ? 就在前两个星期,我们又找到的杭家铺村的常兴华夫妇俩,她们十分关心我们的续谱,他们非常热心,尽心尽责,千方百计地打探消息,终于让我们找到了我们寻找一年多的娄庄镇俞九舍的家人。当联系到沈高镇后堡村的常余军,他非常激动,非常支持我们的修谱工作。他工作非常忙,就委托两个大哥常余发、常余庆帮助寻找登记。罗塘社区彭垛村的常松、常庆兄弟俩也是如此。
? ? ? ? 我们认为,通过这次修谱,我们延令东常氏家族将会更加团结,更加关系密切。在我们每一个人的体内,那祖宗的血脉,永远流淌着的。人们常说:“血浓于水!”我们才是一家人,我们永远应该相亲相爱,携手前进,共谋发展。